by

「社會經濟及合作社政策論壇2016」新聞稿

13731906_1750291125253920_8538520801571582270_o

當主流經濟尋求資本無限大,令社會付上了代價,如工人被剝削、環境被破壞、社會關係被分化等。社會經濟則是一條出路,旨在滿足社群需要、公眾利益及生態永續,也重視全民參與及民主合作,其表表者包括合作社、社區貨幣、社區農業、社會企業、公平貿易、墟市小販、小店等。

立法會選舉將到,一眾社會經濟團體及持份者、合作社職工等,期望能與候選人對話及交流,共同舉辦「社會經濟及合作社政策論壇」,邀請參選超級區議會的候選人討論如何發展社會經濟政策,共同討論及倡議修訂窒礙社會經濟發展的相關政策內容,推動社會經濟運動。

在儀式部分,大魚代表大財團/主流經濟,水池中只有大魚,寓意大財團壟斷令小型生產者/社區經濟無法發展。而在民間、議會等共同協作下,令更多小魚可以在水池中生存,寓意社會經濟可以百花齊放,「肥水不流大財團,資本匯聚小社區」。

在團體發言部分,詳列了窒礙社會經濟發展的相關政策內容,以及提出了改善建議,而會上候選人也作出回應。團體發言部分收錄如下:

促進社會經濟發展,推動「結合社群,回饋社會」的經濟活動

社會經濟提出了一種建立經濟活動的新方向,提倡社會不應只依賴擁有大資本的企業發展,以回應現時主流經濟對利益追求過大,沒有結合甚至剝削了社群的需要所帶來的種種問題。

透過推動合作社、社區生產、互惠社區貨幣、小販墟市、環保回收等社會經濟活動,可以「結合社群、回饋社會」的角度進行生產與銷售等,令市民可以另一種形式自主地參與與貢獻經濟和社會發展,從而得到足夠生活保障,推動經濟公義、社會公義、生態公義的持續發展。

我們希望通過改善現有政策達至以下目標:

〈一〉確認社會經濟的地位,推動社會經濟實質發展;

〈二〉成立社會經濟發展基金,推動合作社發展、促進企業回應社會目標;

〈三〉優化對不同形式社會經濟的法制、可用地點、市場空間,特別是提供低租金土地,以推進社會經濟活動發展。

改善合作社政策

目前問題

政府對漁農業合作社有基金及技術開發的支援,但對於職工合作社可說完全漠視,更遑論支援發展。只由漁農處處長兼任合作社註冊官,以漁農合作社的附例規管職工合作社的註冊,根本追不上現時職工及消費者合作社的發展需要。造成合作社法定身份含糊不清,法例及配套措施嚴重不足,缺乏條件孕育更多合作社,變相窒礙合作社發展。

以合作社形式營運業務的都是小本運作、凝聚有心的同路人共創事業。認同由參與者以協商民主方式營運、是實踐尊嚴勞動的理念。在香港財團壟斷的經營環境下,發展殊不容易。是有理想的工人才參與,但政府規定最少十人才可註冊合作社,是對有心人阻攔。

合作社業務的利潤分配據國際合作社原則用於承擔社會責任,並不能隨意分紅。但政府稅務條例就規定合作社業務與大財團的利得稅比率一樣,支付17.5%稅款,對合作社小本營運壓力很大,其實政府應支援工人合作社、給予若干年稅務優惠,讓合作社累積社會資本。

建議政策發展方向包括:

政府增撥資源,成立專責部門,支援職工及消費合作社的發展﹔

降低現時合作社要繳交與大財團等齊的利得稅稅率(17.5%),支援合作社累積資本,定優惠年期,協助社員就業,作為鼓勵承擔社會目標的職工合作社發展﹔

修訂職工合作社條例,將註冊人數由至少十人降低為五人,令更多在初始階段的合作社更容易成立發展﹔

修訂條例推動消費者合作社的成立

推動環保回收經濟

目前問題

在回收、分類及垃圾處理方面,清潔工、拾荒者、回收商、消費者、升級再造生產者,都為香港經濟、社會及環境作出了貢獻。但政府目光和焦點只放在回收商人的業務﹔完全忽略再用和升級再造等工業發展可能性。

政府雖然透過環保及自然保育基金資助社區回收服務,但沒有改變以出口廢料為主軸的回收業務,當各地減收垃圾廢料時,工友回收到的物料都沒有私人回收商願意出價,物料被迫運往堆填區。

政府自詡提倡減廢,但並無措施協助那些以社區為本的綠色經濟行業,如回收食油,政府要規管回收,因此要求食店將用過食油只能交給已登記的回收商,但昂貴的登記費和繁複登記手續,完全忽視了多年來回收食油再造保肥皂的合作社和社福機構小組,將因此而被迫停止生產。

再者政府只有環保署採購環保或再造產品,沒有以身作則推動環保回收再造。

建議政策發展方向包括:

鼓勵社區回收及再造,在每區設立分類中心,支援環保再造工業的發展,

鼓勵本地運用回收物料升級再造;落實社區綠色尊嚴就業。

落實生產者責任制及徵費,鼓勵生產業界減少使用不能再用物料﹔

重新制訂回收食油的註冊規管,支援食油再造的環保清潔用品工業

政府應積極實踐綠色採購,推廣再用再造產品﹔

成立資源回收基金,將徵得款項用作補貼回收工作及發展廢物循環再造業。

拾荒是回收行業的最前線工種,政府應資助民間團體協助拾荒者成立合作社或工會,建立更具人性化和符合職業健康的工作制度。

推動社區小型食物生產

目前問題

現時香港就業出路狹窄,主要集中於金融及服務業發展。事實上,不少基層人士雖擁有一技之長,擅於製作各式各樣的產品,卻因高昂的租金和經營成本,局限他們在社區進行生產,發展其自家製的事業,抹剎了本地產業發展的可能性。現時的食物生產政策是否可以提供彈性政策,令社區中出現更多「香港製造」的好食品,滿足居民的口味和需要?

建議政策發展方向包括:

就有關自家製作、本土生產的政策及法例展開研究及諮詢,可參考美國的Cottage Food Laws(自製食物法案),核准小型食物生產者可以登記形式於家居生產低風險食物,令更多有志者可作小本經營,又有制度規管以保障公眾的食物安全。

改裝閒置空間成為公共生產場所,如停車場、工廈等、於每區設立公共生產中心、預留土地發展本地生產用途、租借或購買生產場地津貼、容許使用社區廚房進行食物生產及販賣用途。

4. 發展社區貨幣 (例如時分劵)

發展目標

社區自行設計營運模式和管理架構,使參與者認識社會經濟提倡互助、互惠的價值,以非純經濟利益為主導的社會交換生活所需,強調以人和社區為本,自下而上參與及動員,連結不同網絡社群的才能技術與經驗,服務社群中不同階層的成員。此計劃同時協助弱勢社群充權,透過以自身知識和技能互相幫助,來肯定他們的勞動價值,同時建立社群中的社會資本。

建議政策發展方向包括:

支持場地:政府應提供各區「聚腳點」,例如地舖場地、墟市場地,支持各區發展可以時分劵作交換的墟市及社區經濟項目,促進社區貨幣在社區流通。

設立小型基金支持社區貨幣的推廣和發展:鼓勵街坊和民間團體在各區發展社區經濟,使用社區貨幣,凝聚社區不同人士的參與,團結力量實踐社區經濟,達至舒緩貧窮,改善生活,重建互助社區。

5. 落實小販墟市政策

目前問題

現時全港各區均有自然而生的墟市,普遍出現在整體社區較為貧窮之地點及經濟全面壟斷的地區,可以說是自70年代政府停發小販牌照之後,欠缺小販、墟市政策的民間回應。在2015年3月2日的立法會小販政策小組委員無牌小販會中,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回應地區墟市訴求,並指出「政府對地區成立墟市持開放態度,如有關建議以地區主導、由下而上,並得到相關區議會的支持,以及不在影響食物安全和環境衞生的前提下,局方會盡量協助並與相關部門聯繫」。

雖然局方態度有所改變,但地區申辦墟市仍困難重重。由於高永文提出由下而上申辦墟市要得到區議會同意,對於不同地區的申請將會有明顯差距,該區議會的區議員是否了解墟市的目的意義、掌握墟市經濟模式對市民的正面影響、甚致擔心與其他主流經濟持分者的競爭等問題,都會直接影響區議會決定,從而否決申請並阻礙墟市的發展。

另外,如要成功合法營辦墟市,須獲地區部門同意及取得相關牌照,故此了解各部門有何要求並可與其進行溝通對話達成共識,是能否成功申請地區墟市的關鍵,區議會能否成立一個平台去關注墟市事宜,直接影響墟市能否在當地順利發展。

建議政策發展方向包括:

由下而上方式推動社區墟市發展,把社區規劃元素融入日後的墟市規劃過程中,結合「官、議、民、專」四方面的力量,實現地區多元經濟活動的訴求。從構想、建立共識、制定方案、實行方案的建議流程。例如工作坊、問卷調查等,收集居民對墟市的願景和期 望,並整理一套初步的原則和指標,以供公眾討論和認同,作為制定墟市規劃的初步方案之基礎,協助社區不同的持份者達成共識。

在合理的時間內處理提交至區議會及有關政府部門審議及考慮的墟市申請,包括持續和區議會及有關政府部門緊密聯繫和磋商,令民間規劃的墟市方案可盡量按照計劃實施。

社會經濟及合作社政策論壇2016

主辦:香港婦女勞工協會及、香港浸會大學

合辦:香港社會經濟聯盟、合作社聯會、香港浸會大學知識轉移處

(香港社會經濟聯盟成員團體︰香港公平貿易動力、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聖雅各福群會社區經濟互助計劃及土作坊、香港社會服務聯會、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天姿作圍、香港理工大學社會經濟師生行動組、社區發展動力培育

合作社聯盟成員團體︰女工同心職工有限責任合作社、綠慧職工有限責任合作社、互惠人才市場聯席、群芳職工有限責任合作社、升級再造車衣合作社、環保姨姨社區發展網絡、聖雅各福群會天衣無縫車衣隊)

相片來自: 合作社聯會

Leave a Reply